首頁 > 觀點

全球市場體制呈現三個顯著扭曲,應對須高度關注人民币國際化

觀點 周小川 ·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2019-08-12

關鍵詞:市場人民币國際化應對全球

貿易保護主義、現代科技發展、以及以貨币為基礎的經濟制裁手段,正在給全球市場體系帶來非常顯著的扭曲。
背景

8月10日,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在出席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主論壇時表示,貿易保護主義、現代科技發展、以及以貨币為基礎的經濟制裁手段,正在給全球市場體系帶來非常顯著的扭曲。


 周小川指出,第一個需要注意的就是貿易摩擦。他說,貿易戰可能具有長期性,會對全球的資源配置造成明顯扭曲。

 第二個是現代科技的發展。周小川說,過去隻有極少數行業具有規模經濟的特征,但現在,IT技術和網絡發展使得越來越多的行業産生規模遞增效應。與此同時,一些企業為了實現“赢者通吃”或者“赢者占大頭”,在競争過程中通過“燒錢”來占領市場份額、擴大流量。

 “這些做法本身沒有什麼太多可非議的,”周小川說,“但是它必然對經濟學和經濟分析提出重要的挑戰。我們不僅要關心國内市場對這些現象怎麼處理,還要關心這些現象給對外開放提出了(哪些)新的挑戰。”

 第三個是以美國為首的國家采用的以貨币為基礎的經濟制裁的做法。周小川指出,這些經濟制裁制造了非常明顯的非線性問題,同時也給全球市場資源配置帶來了很明顯的扭曲。這些國家之所以可以這樣做,是基于其對儲備貨币、對全球貿易投資交易貨币,也就是對美元的控制。

 對此,周小川提出,除了通過公平競争來減少這種扭曲,還要加快人民币國際化的進程。

 “隻有人民币國際化以後,才能夠有效抵禦以美元儲備貨币為基礎的、在全球制造的這種顯著的扭曲,來維持我們對全球化、貿易自由化、投資便利化、多邊主義和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這些主張。”他說。

正文

金融開放應該說也是整個對外開放的一個組成部分。周小川認為,金融開放雖然有一定的特殊性,但是整個的邏輯和推理以及經驗教訓的适用性,和整體經濟的對外開放實際上是一緻的。當然有的人強調金融開放是非常特殊的環節,也是風險比較大的環節,似乎跟工業、農業、其它服務業的對外開放不一樣。他想從最主要的方面來看,其實金融開放還是整體對外開放的一個組成部分。
 

中國對外開放思維的演變
 

第一個問題是,對外開放是經濟思維不斷演變的一個過程。每個階段都有一些主流的說法,但實際上對不同的行業、不同的人,思維轉變的過程是不太一樣的。
 

早期來講,對外開放比較重視吸引外資,在金融業實際上也有體現。比如說引進外資銀行的時候,首先看它錢夠不夠多。如果資産大于200億美元,可以有權申請到中國來辦外資銀行。所以這一階段對引資的考慮比較多。在資本市場上也有這種現象,就是說,主要考慮某一項對外開放政策是否有助于外資進來。
 

再往後,對外開放傾向于看缺什麼項目,缺什麼項目就可以更加開放,希望把人家的技術、實踐給引進過來,同時也增強國内市場的競争力。
 

在國内的産業(包括金融産業)各個方面都已經鋪開,有機構有人才的情況下,所謂産業政策裡對幼稚産業的保護這種思路也曾經一度占據比較重要的位置。也就是說,對外開放要适當掌握節奏,要讓國内的新興幼稚産業得到足夠的成長以後,再對外開放。但這個做法往往争議也比較大。同時,也很難确定什麼時候和用什麼節奏來掌握這種對外開放。
 

到後來,基本上把對外開放看作是全球資源配置的一個組成部分,是一種市場經濟全球化的組成部分。通過競争和合作,帶來效益。
 

一個比較明顯的進展是十八大以後,中國明确提出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随後随着全球貿易出現一些新的挑戰,中國明确提出全力支持全球化,支持貿易自由化和投資便利化,支持多邊主義。同時,我們是按照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樣的一個思路來考慮全球的經濟貿易秩序,也以這個反過來看中國自己的對外開放的政策。這樣慢慢一步步演變,站位的高度逐漸有明顯的提高。
 

另外,早期開放注重引進,現在1ze注重走出去,特别是“一帶一路”,黨中央已經在2017年和2019年兩次召開了“一帶一路”峰會。
 

實際上,分析整個過程,金融開放和其它工業、其它服務業的開放有很多類似性。那金融開放是否有它的特殊性呢?确實是有。周小川認為第一個是金融比較敏感,涉及到重大的資源配置的效率問題。因此在十四屆三中全會的時候,正式将金融定義為命脈産業,對命脈産業就要更加慎重一些。但是并沒有說命脈産業就要少開放或者慢開放。總之,如何解釋命脈産業,一直是給大家提出的課題。
 

另外就是金融開放過程中的兩個重要事件,一次是1997年發生的亞洲金融風波,再一次就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總是會有這樣的情況,一開始大家對于金融危機的原因不是太搞得清楚,總之是覺得金融環境非常敏感,搞不好會觸發危機,因此對外開放需要更加慎重。實際上,這兩次金融危機确實導緻對外開放的主要步驟有所打亂,有所推遲。比如說1996年中國實現經常項目可兌換,準備下一步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但是随着亞洲金融風波的出現,這個題目就暫時先不提了。

後來一直到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再次提,人民币逐步變成資本項目可兌換的這樣一種貨币。再有,關于市場準入方面,中國在1999年到2001年正式加入WTO前的主要談判的時候,當時準備五年以後擴大金融業市場準入的比例、範圍等等,結果到了2007年的時候出現了次貸危機,大家就變得很謹慎,因此實際上放慢了過程。這也說明金融業對外開放和金融業本身對全局穩定具有比較高的敏感性密切相關,同時也取決于大家特别是學術界對于金融危機産生的原因和如何防範金融危機這方面的研究探讨。沒有把握的話,對外開放可能就會慢一些。

 

不管怎麼說,金融開放現在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全球市場體制呈現三個顯著扭曲
 

他要講的第二個問題是,中國可能未來會生存在一種市場扭曲的狀況下。
 

中國對于對外開放不斷提高認識,站位越來越高,而且在全球也都起到了引領作用,特别是習主席前年在達沃斯的講話引起全球高度重視,認為中國可以在這方面起到領軍的作用。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也看到,全球市場體制開始呈現一些非常顯著的扭曲。
 

第一個扭曲就是貿易戰。美國開始打貿易戰以後,使用關稅以及其它的壁壘。現在看起來不僅限于貿易,後面還有很多其它方面的考慮,包括政治、軍事、價值觀、科技等等各個方面。在這種情況下,要有思想準備。這一過程有可能具有長期性。從全球的角度來看,資源配置會有巨大的扭曲或者說是明顯的扭曲,可能要在扭曲的條件下考慮國家的應對策略,包括考慮對外開放的策略。
 

再有,盡管中國不希望看到貿易戰,但是如果有人針對我們做出關稅壁壘或者其它方面的行動,我們也要進行反向的制裁。這個是不可避免的,雖然我們是被動的。但這些做法也會對國際以及國内自身的開放程度和市場在資源配置中所起的作用産生重大的影響。
 

第二個市場扭曲的出現跟現代科技的發展,也就是跟這次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的第二個主題——金融科技的發展是有聯系的。在IT技術和網絡化發展的過程中,經濟中許多環節開始出現網絡效應。這個網絡效應可能帶來赢者通吃或者是赢者占大頭的效應,因此帶來競争手段也發生變化。過去傳統上在講市場競争的時候,用的主要假設是規模效應遞減。但是,個别行業,比如說過去工業裡面像煉化行業,屬于規模效應遞增的行業。

從整個國民經濟或者是從全球經濟來看,這是屬于極少數的具有規模遞增效應的行業。但現在看起來,越來越多的行業呈現規模遞增效應。規模遞增不見得是傳統意義上的規模遞增,而是由網絡效應所帶來的。與此相關的就是,在競争過程中出現了一些通過燒錢占領市場份額、擴大流量的做法,周小川認為這些做法沒有什麼太多可非議的,因為它是基于網絡效應、基于對客觀呈現出的這種現象的一種反應。但是它必然對經濟學和經濟分析提出了重要的挑戰。在這種情況下,經濟學可能需要對它做出适當的反應。

 

同時,中國不僅關心國内市場對這些現象怎麼處理,還關心這些現象給對外開放提出了新的挑戰。全球最大的一些網絡公司很多都集中在美國,比如FANG這些公司,未來也會不斷的變化,它也給對外開放提出了新的挑戰。
 

在如何處理這個問題上,經濟學過去有兩個小的分支流派研究這個事。一個就是研究所謂規模效應遞增的這種行業,在這種情況下,一般均衡會向哪個方向偏移,也就是說傳統的一般均衡,是用瓦爾拉斯一般均衡等模型引入規模效應遞增,具體來講就是生産函數裡頭幾個指數加起來大于一這個事怎麼處理的問題。第二個是采用有配額的一般均衡模型來處理這個事。這不僅對未來的市場出現新的扭曲的情況會有一定用處,同時也對于在有經濟制裁、有氣侯變化(氣侯變化帶來對碳配額的限制)都有一定的用處。但總體來說,都使得經濟數學模型更加非線性化,可能需要用這種技術來研究新形勢下的市場。
 

第三個變化就是以美國為首的采用以貨币為基礎的經濟制裁的做法,涉及到對俄羅斯、伊朗、委内瑞拉等等。這些經濟制裁顯然是制造了非常明顯的非線性,同時也給全球市場資源配置和效率的衡量帶來了很明顯的扭曲。他們之所以可以這樣做,是基于他們對儲備貨币、對全球貿易投資交易貨币,也就是對美元的控制,而且未來可能會有新的一些做法,對全球交易貨币進行控制。
 

凡是使用美元進行交易,不管是貿易還是投資,清算環節最終要走到美國,因此它肯定可以利用這種優勢觀察到你,同時可以對你進行制裁。另外,美國也在用不同的手段對于其它的全球交易信息系統進行監控。它借助了強勢的地位,也有這個能力,也有其它科技手段進行監控。
 

這些環節,都給全球化、全球資源配置、全球供應鍊以及整個效率的最優配置帶來重大的影響。因此,我們不能天真地運用過去傳統的所謂全球市場經濟的這種假設來研究所有的問題,需要引入一些新的經濟分析。

 

應對扭曲:高度關注人民币國際化
 

從對策來講,周小川提出三點。
 

1、要做好對貿易戰的應對。
 

2、要研究如何維持更加具有競争性的市場秩序。一方面看到市場扭曲的增長,減少這種扭曲,這個就是通過更加注重公平競争來加以解決。
 

3、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要高度關注人民币國際化。因為隻有人民币國際化以後,中國才能夠有效地抵禦以美元儲備貨币為基礎的,在全球制造的這種顯著的扭曲,來維持中國主張的全球化、貿易自由化、投資便利化、多邊主義和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這些政策。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彙率操縱”和中美貨币關系

下一篇>當前央行發行數字加密貨币究竟有何意義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消費金融十周年:風口上的競逐(共5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1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