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觀點

黃奇帆:互聯網金融系統務必吸取P2P發展深重教訓,必須持牌經營

觀點 零壹财經 零壹财經 2019-08-10

關鍵詞:黃奇帆金融科技科技金融P2P持牌經營

零壹财經8月10日訊,黃奇帆在CF40論壇上發表了題為《5G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特征和發展路徑》的講話
零壹财經2019年8月10日訊,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下文簡稱“CF40“)伊春論壇在于今日在黑龍江省伊春市舉辦。會上,CF40學術顧問、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發表了題為《5G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特征和發展路徑》的講話。

黃奇帆認為,科技金融、金融科技并沒有改變任何金融傳統的宗旨以及安全原則,要堅守現代金融形成的宗旨、原則和理念。當下的科技金融有兩個基因,一是互聯網的信息基因,二是金融基因。互聯網運行有巨大的輻射性和無限的穿透性,一旦與金融結合,既有可能提升傳統金融體系的效率、效益和降低風險的一面,也有可能帶來系統性颠覆性的危機的一面。互聯網金融系統務必吸取這幾年P2P發展深重教訓,絕不能違背金融的基本特征,必須持牌經營,必須有監管單位的日常監管,必須有運營模式要求和風險處置方式,不能“無照駕駛”,不能利率高達百分之三十、五十的高息攬儲、亂集資,不能無約束、無場景的放款融資、不能對借款人和單位錢用到哪裡都不清楚,不能搞暴力催收,等等。

黃奇帆指出,科技金融最合理、有效的發展路徑應該是網絡數據平台跟各種産業鍊金融相結合否定和整頓P2P,并不等于拒絕網絡貸款。實踐表明,網絡貸款隻要不向網民高息攬儲,資本金是自有的,貸款資金是在銀行、ABS、ABN市場中規範籌集的,總杠杆率控制在1:10左右,貸款對象是産業鍊上有場景的客戶,還是可以有效發揮普惠金融功能。全國目前有幾十家這類規範運作的公司,8000多億貸款,不良率在3%以内,比信用卡不良率還低。當然,科技金融不僅僅是科技公司自身打造的金融融通公司,其最合理、最有前途的模式是互聯網或物聯網形成的數字平台(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與各類金融機構的有機結合,各盡所能、各展所長,形成數字金融平台并與各類實體經濟的産業鍊、供應鍊、價值鍊相結合形成基于互聯網或物聯網平台的産業鍊金融。

以下為演講全文:

5G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特征和發展路徑

4G技術孕育了舉世矚目的互聯網經濟,電商、社交、文娛為代表的消費互聯網迅速崛起。而具有高速率、廣連接、高可靠、低延時特點的5G的全面運用,推動面向大衆的消費互聯網時代轉向萬物互聯的産業互聯網時代。在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賦能之下,金融科技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曆史機遇。未來,符合科學、契合規律的金融科技應當具備哪些特征,應當走什麼樣的發展路徑,值得探讨。下面談談我的看法。

一、金融科技具有颠覆傳統的五全基因金融科技的大格局、大空間在于以網絡數字平台(以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的數據存儲能力、計算能力、通訊能力為基礎),與産業鍊金融相結合,形成基于數據平台的産業鍊金融,形成數據平台、金融企業、産業鍊上下遊各方資源優化配置,運行成本下降、運行效率提升的良好格局。實現這個目标,首先要深刻的了解網絡數據本質的五全特征——颠覆傳統的基因所在。颠覆已經成為互聯網見怪不怪的經濟現象,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鍊以及包括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移動通訊在内的網絡平台——五大現代信息科技構成的“大智移雲”基礎平台。這中間,互聯網、物聯網以及移動互聯網像人類的神經系統聯系着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雲計算相當于人體的脊梁,大數據是人體内的五髒六腑、皮膚以及器官,沒有雲計算就等于人體沒有脊柱,五髒六腑無法挂架,大數據就是孤魂野鬼,無地藏身,而沒有大數據,雲計算就是行屍走肉、空心骷髅。有了脊梁以及五髒六腑、皮膚和器官之後,加上相當于靈魂的人工智能——人的大腦和神經末梢系統,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這三個技術就可以形成具有強大生命力的現代信息體系——“大智移雲”基礎平台。

為什麼“大智移雲”基礎平台會有如此強大的颠覆性?研究表明,“大智移雲”基礎平台實際存在“五全特征”:全空域、全流程、全場景、全解析和全價值。所謂“全空域”是指:打破區域和空間障礙,從天到地,從地上到水下、從國内到國際可以泛在的連成一體;所謂“全流程”是指:關系到人類所有生産、生活流程中每一個點,每天24小時不停地信息積累;所謂“全場景”是指:跨越行業界别,把人類所有生活、工作中的行為場景全部打通;所謂“全解析”是指:通過人工智能(AI)的收集、分析和判斷,預測人類所有行為信息,産生異于傳統的全新認知、全新行為和全新價值;所謂“全價值”是指:打破單個價值體系的封閉性,穿透所有價值體系,并整合與創建出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價值鍊。現代信息化的産業鍊是通過數據存儲、數據計算、數據通信跟全世界發生各種各樣的聯系,正是這種“五全”特征的基因,當它們跟産業鍊結合時形成的了産業鍊的信息、全流程的信息、全價值鍊的信息、全場景的信息,成為十分具有價值的數據資源。可以說,任何一個傳統産業鍊與這五大信息科技結合,就會立即形成新的經濟組織方式,從而對傳統産業構成颠覆性的沖擊。

總之,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下的現代互聯網體系,具有颠覆性作用。現在的互聯網數字平台,下一步在5G時代還會進一步形成萬物萬聯體系,其終端連接數比現在人類的手機、平闆、筆記本電腦的連接數将超過上百倍、上千倍。人類的互聯網産業也因此将從toC型的消費類互聯網發展為toB型的産業類互聯網。而在産業互聯網時代,這種颠覆性功能将更為突出。我們常常說的颠覆性産業,主要就是指具有以上五全信息的網絡數據平台産業,這五全的信息在與工業制造相結合時,就形成工業制造4.0;與物流行業相結合,就形成智能物流體系;與城市管理相結合,就形成智慧城市;與金融結合,就形成金融科技或科技金融。在與金融相結合的時候,無論是金融業務展開的價值鍊也好、産業鍊也好,把這五全信息掌握在手裡再開展金融的服務,這樣的金融安全度将比沒有五全信息的人工配置的金融服務系統安全信息要高,壞帳率要低,各方面的系統性風險的平衡要更好,這是一個基本原理,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要非常睿智地、前瞻性地看到科技金融、數據金融平台具有的重大的裡程碑意義的經濟前景。

二、科技金融、金融科技并沒有改變任何金融傳統的宗旨以及安全原則,在這個意義上無論是科技+金融,還是金融+科技,都不但要把網絡數字平台的好處高效的用足用好用夠,還要堅守現代金融形成的宗旨、原則和理念。當下的科技金融有兩個基因,一是互聯網的信息基因,數字平台的基因——“五全信息”,二是金融基因,在一切金融業務中把控好信息、杠杆、風險的基因。互聯網運行有巨大的輻射性和無限的穿透性,一旦與金融結合,既有可能提升傳統金融體系的效率、效益和降低風險的一面,也有可能帶來系統性颠覆性的危機的一面。互聯網金融系統務必吸取這幾年P2P發展深重教訓,絕不能違背金融的基本特征,必須持牌經營,必須有監管單位的日常監管,必須有運營模式要求和風險處置方式,不能“無照駕駛”,不能利率高達百分之三十、五十的高息攬儲、亂集資,不能無約束、無場景的放款融資、不能對借款人和單位錢用到哪裡都不清楚,不能搞暴力催收,等等。總之,一定不要違背這些金融常識,違背金融常識的人都認為自己很聰明,能夠守住某個空間,最後誤了卿卿性命的就是自作聰明。

三、科技金融的發展可以是互聯網+金融,有條件的網絡數據平台公司,獨立發展金融業務,也可以是金融企業+互聯網,圍繞産業鍊、供應鍊發展自身需要的互聯網數字平台,但是科技金融最合理、有效的發展路徑應該是網絡數據平台跟各種産業鍊金融相結合。否定和整頓P2P,并不等于拒絕網絡貸款。實踐表明,網絡貸款隻要不向網民高息攬儲,資本金是自有的,貸款資金是在銀行、ABS、ABN市場中規範籌集的,總杠杆率控制在1:10左右,貸款對象是産業鍊上有場景的客戶,還是可以有效發揮普惠金融功能的。全國目前有幾十家這類規範運作的公司,8000多億貸款,不良率在3%以内,比信用卡不良率還低。當然,科技金融不僅僅是科技公司自身打造的金融融通公司,其最合理、最有前途的模式是互聯網或物聯網形成的數字平台(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與各類金融機構的有機結合,各盡所能、各展所長,形成數字金融平台并與各類實體經濟的産業鍊、供應鍊、價值鍊相結合形成基于互聯網或物聯網平台的産業鍊金融。在消費互聯網(toC)時代,基于人類消費的同一性、同構性,幾乎可以一刀切的模式對全社會的電子商務開展活動,在産業互聯網(toB)的時代,基于産業的複雜性、異構性,一個工業産業鍊與物流供應鍊的“大智移雲”平台是完全不同構的;而一個醫療藥品供應鍊與消費品供應鍊的“大智移雲”平台結構也完全不相同。基于此,在産業互聯網時代,一個有作為的網絡數據公司,分心去搞金融業,一要有金融企業所必需的充足資本金,二要有規範的放貸資金的市場來源,三要有專業的金融理财人士,還要受到國家監管部門的嚴格監管,無異于棄長做短、自讨苦吃。所以,一個有作為的數據網絡平台公司,應當發揮自己的長處,深耕各類産業的産業鍊、供應鍊、價值鍊,形成各行業的“五全信息”,提供給相應的金融戰略夥伴,使産業鍊金融平台服務效率得到最大化的提升,資源優化配置,運行風險下降,壞賬率下降。從國際經驗看,一般性互聯網平台公司絕不敢随意染指金融業務,美國的Facebook、亞馬遜、雅虎等平台公司都很大,股價市值同樣可以達到數千億、上萬億美元,但它們再大都不敢輕易染指金融業務。至少四個因素:其一,成熟的商人懂得術業專攻,懂得長期堅守自己,不斷創新自己才能使自己爐火純青,獲得足夠的行業地位和進入門檻,才有可能獲得超額利潤;其二,一般性的互聯網商品銷售平台,其底層技術的安全等級無法滿足金融要求,要滿足金融業務要求,必須投入巨額成本,這往往得不償失;其三,美國對金融公司有非常嚴格的監管要求,一般性互聯網公司從事金融業務,一旦發生風險,公司根本承擔不起動辄數十億美元的巨額罰款;其四,鑒于所有業務點的風險都可能迅速轉化為金融風險,而金融風險反過來又會拖垮所有非金融業務,所以成熟商人絕不願去冒這麼大的風險。

四、互聯網金融在發展過程中,要有明确的各方多赢的效益原則。在消費互聯網時代,基于人類生活方式的同構性,一些網絡平台公司的盈利模式往往一靠燒錢取得規模優勢,二靠廣告收費取得一定壟斷效益。在産業互聯網時代,各行各業結構不同、模式不同,任何網絡數字平台的發展,不能靠簡單的燒錢來擴大市場占有率,也不能讓客戶中看不中用、有成本無效果、長期賠錢,這是不可持續的自殺行為。合理的網絡數字平台,應通過五種渠道取得效益、紅利:一是通過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的應用,提高了金融業務的工作效率;二是實現了數字網絡平台公司和金融業務的資源優化配置,産生了優化紅利;三是通過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的運籌、統計、調度,降低了産業鍊、供應鍊的物流成本;四是由于全産業鍊、全流程、全場景的信息傳遞功能,降低了金融運行成本和風險;五是将這些看得見、摸得着的紅利,合理的返還于産業鍊、供應鍊的上遊、下遊、金融方和數據平台經營方,從而産生萬宗歸流的窪地效益和商家趨利集聚效益。

五、網上安全認證技術,比如生物、二維碼、虹膜、指紋、刷臉、聲音等辨别認證技術必須“特許經營”,凡此類技術公司設立必須“先證後照”,必須有較高的進入門檻。認證識别系統屬于重大國家安全範疇,但在未經長時間的安全檢驗的情況下就在互聯網金融業務上大量運用,這明顯違背了金融行業安全必須無限趨近于100%的要求。所以,目前互聯網金融公司的支付、資金劃轉必須堅持小額原則,同時各類互聯網認證識别技術,隻能允許線下使用,而經過長時間的技術積累和試錯之後,才能在國家技術管理部門授權之下,上線試點,逐步成熟,逐步推開。

現在,互聯網金融業務經常受到黑客攻擊,這些攻擊實際都是突破了網絡認證系統。所以,如果網上傳遞識别信息,而沒有較高的技術門檻做保障,任由誰都可以開發,而且以廉價和便捷為出發點而忽視安全水準,那僞造就不可避免,網絡黑客也将大行其道。所以,所有互聯網識别技術必須接受公安部門的技術監控。

以上是我今天要講的全部内容,供大家參考,謝謝!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投資者已經對在線借貸失去興趣了嗎?

下一篇>“彙率操縱”和中美貨币關系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消費金融十周年:風口上的競逐(共5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74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