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調研

RPA的夏天:15天内3家公司宣布融資,達觀數據要做你“最懂中文的機器人同事

調研 阿是 零壹财經 2019-08-09

關鍵詞:公司ai機器人融資

企業數字化浪潮中,RPA(機器人流程自動化)會是重要的推動力。
前言:

企業數字化浪潮中,RPA(機器人流程自動化)會是重要的推動力。

一方面,數字化過程中的一個重要議題是打通系統,實現數據的流動和深層次應用。RPA部署的靈活性和非侵入性,能“繞開”原有的系統服務商,實現數據的提取和整合。
另一方面,面對“人工越來越貴”的趨勢,“機器人同事” 代替人類員工處理那些不斷機械重複的任務,将人從重複的勞動中解放出來,大大提高了任務完成的速度和準确性。
 
7月26日,人工智能公司達觀數據在北京發布了自己的RPA産品。結合自研的OCR(光學字符識别)和NLP(自然語言處理)技術,希望能解決流程自動化“最後一公裡”的問題。
 
RPA,即機器人流程自動化。簡單來說RPA是一套智能化軟件,能根據預先“錄制”好的規則,模拟人在各個軟件界面進行點擊、複制、輸入等操作。
 
想象一個工作場景,你登錄外部網站,打開ERP,在EXCEL等各個界面中摘錄信息,彙總,并進行相應的計算。這實際上是通過人的操作,将系統數據和外部數據打通。
 
現在RPA可以錄制你工作的流程,并且結合NLP、OCR等技術讀懂頁面上的信息,然後模仿人的操作進行計算、分析等後續工作。
 
因而在媒體上,RPA也經常被比作“機器人同事”,這個比喻恰當地說明了RPA在消除輸入錯誤,加快流程,降低成本上的優勢。而基于強規則、重複性高、需要在不同系統間跳轉,則是RPA能創造價值的典型場景特征。
 
RPA并不是什麼新東西。
 
目前全球估值最高的RPA公司UiPath成立于2005年。阿裡雲RPA則在2011年誕生于淘寶,賦能集團内部,并在5年後對外開放。
 
假設你在飛豬發起了賠付流程,這背後可能就是一個自動賠付機器人,自動獲取的相關訂單信息,按照列表申請賠付,最終批量旺旺反饋給聯絡人。當然,它還完成了後台的記錄。
 
然而直到去年年底,RPA才引發資本的普遍關注。在剛剛過去的六月,3家RPA(機器人流程自動化)公司: 弘玑Cyclone、雲擴科技、AI公司來也科技與RPA公司奧森科技合并成的“新來也”,分别獲得超過千萬美元融資。
來源:零壹财經整理
 
很多第一次接觸RPA的人會問一個問題:RPA的數據打通聽起來比API接口麻煩這麼多,還要模拟人去各個界面提取數據,為什麼不直接接API呢?
 
可以這麼說,現在的RPA正是在為“目前企業底層系統很難用API打通”的問題提供解決方案,并在此基礎上實現自動化的智能處理。

畢竟過去很多的企業系統沒有開放API,底層數據庫的API接口更是想都不要想。而這意味着,要想不改換核心系統而通過API對接數據,需要與包括辦公自動化、文檔處理、輿情等等在内的諸多系統服務商進行合作,改造系統。這個工作量、投入的資金和時間都是現在産業數字化進程中的企業們所無法、也不願意承受的。

達觀數據CEO陳運文認為:“最便捷的方法就是用RPA技術去完成。”他打了個比方,将RPA比作膠水,而達觀數據在做的事,就是把一個智能化模塊用膠水“RPA”粘接到客戶原有的信息化系統裡面,然後智能化數據模塊能夠代替人自動化地進行文檔處理工作。 

達觀數據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是國内NLP領域的頭部玩家。為客戶提供關鍵信息抽取、文檔審閱、智能推薦等行業解決方案,達觀的客戶名單上既有平安、招行等金融巨擘,也有聯通、華為、順豐等産業巨頭。在2018年,達觀數據完成了1.6億元B輪融資。
 
2018年底,達觀數據正式開始RPA産品的研發。
 
為什麼一家在NLP領域做得不錯的公司會選擇進軍RPA?有前景?前景多大?有優勢?優勢如何落地?他們做得怎麼樣?

在可以想見的未來,RPA又會給産業數字化帶來怎樣的變化?國内的RPA生态又将如何?
 
近日零壹财經在上海專訪了達觀數據創始人兼CEO陳運文。陳運文是複旦大學計算機博士,曾擔任盛大文學首席數據官、騰訊文學高級總監、百度核心技術研發工程師。 在機器學習、自然語言處理、搜索推薦等領域有豐富的研究和工程經驗。
 
NLP大佬做起了RPA

在達觀數據自己下場做RPA之前,很多RPA公司來上門尋求合作接入達觀NLP 産品,因為他們發現要進行更深一步的應用,需要系統“更聰明”,“讀得懂文檔”,知道接下來怎麼做。
 
這恰恰是達觀的長項。
 
人工智能領域,達觀數據拿過不少的獎,包括有中國人工智能最高獎之稱的“吳文俊獎”。不過比起獎項,産品更能說明實力。
 
據陳運文介紹,達觀數據的文檔智能審閱系統IDPS,可以讓系統自動化閱讀文檔資料,抽取出關鍵信息,自動完成比對、審核、糾錯等等具體動作,大幅度減輕人的工作負擔。
 
這個系統花費了團隊大量的心血和精力,可以應用在包括金融、政務等文檔信息抽取、審閱等多個場景當中。但相比于智能審閱的需求,企業更希望一個能對全業務流程進行處理的智能系統。而一旦涉及多個業務流程操作,對不同系統的數據調用問題便成為一道難題。
 
RPA的非侵入性,恰恰就能“繞開”原有的系統服務商,實現數據的提取和整合。2018年,達觀正式開始RPA産品的研發。
 
達觀将IDPS系統植入到RPA體系裡面去,大量涉及到文本處理、自然語言分析的任務就能通過IDPS串聯在一起。“這樣不管是結構化的數據還是非結構化數據,不管數據在各種各樣ERP系統、excel表格裡面,都可以用機器人自動化閱讀和處理工作。不管是半自動的RPA還是全自動的RPA,在有非常聰明大腦之後可以讓整個系統非常順暢的運行起來。”
 
達觀智能RPA産品分為四個組件:開發平台、控制中心、日常工作機器人以及AI模塊。
 
在設計之初就将AI組件融合在整個RPA系統之中,陳運文認為這是達觀智能RPA産品與競品們最大的差異。通過OCR與NLP 的無縫結合,“過去RPA可能隻能服務20%的場景,現在這個數字可以提升到80%。”陳運文表示。
 
控制中心的設計則顯示出這個産品的野心和信心。陳運文相信在未來企業當中,企業采購的機器人不是一個兩個,而是成百上千個,這就需要一個任務調度中心,更好地管理和調度這麼多的機器員工去工作。它可以給每個機器人分配任務,管理每個機器人的工作狀态,并且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用一個機器人代替現有機器人的工作,從而讓成百上千個機器人互相配合在一起完成複雜的作業流程工作。
 
在實際工作場景中,RPA機器人完成一個任務所遇到的底層系統狀況可能很複雜,需要調用的程序也可能非常多。這時候就非常考驗産品的開放性和兼容性。
 
達觀智能RPA實現了跨平台部署,可以在Linux、Windows、Mac、國産OS等系統運行;支持各種應用程序,包括Chrome、IE、Firefox、ERP、Email及各種APP。達觀智能RPA機器人所能覆蓋的場景就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RPA主戰場:金融、政府、大型制造業企業
 
RPA離産業和生活比我們想象的更近。
 
達觀智能RPA的第一個客戶是上海市某區政府,他們希望解決外籍人士在上海地區辦工作證需要跑多個部門填報材料,審核流程長,等待時間久的問題,實現“一網通辦”。
 

外國人來華工作需要先後申請獲取健康證明、工作許可證、居留許可證三個證件,填寫的内容字段近百項。這不僅給申請人填報帶來了很大負擔,也給行政人員逐項審核核對帶來很大工作量。申請人需要将各個材料提交給不同部門,要走線上預約、窗口受理、現場見面等流程。更為棘手的是各部門的審批流程之間具有嚴格的先後順序,系統又是來自各大廠商,協調起來難度比較大。
 
達觀數據對整個流程進行了改造,從填報到審批。
 
第一步就由傳統的填表改成了附件上傳。上傳附件後,機器對内容進行識别,将附件中需要填寫的信息抽取出來,自動填寫至頁面中,用戶隻需要核實信息即可。通過智能識别,人工錄入的内容從94項降低到了27項。
 
之後系統通過RPA機器人自動将申請遞交到不同受理部門,實現流程由串聯改并聯,提升審批效率,節省申請人的等待時間。
 
第二步,進入審批環節。
 
首先是機器進行預審,達觀數據通過引入NLP、OCR等人工智能技術對用戶提交的材料完備性、一緻性、合規性、真實性進行審核。然後進行人工複核,确認是否通過。審批時間由原來12天減少到了5天。
 
這是系統改造和流程自動化所帶來的巨大價值。在前台,用戶隻需要跑一次窗口,而在後台,人社局條線、公安出入境條線、衛生局體檢中心諸多系統,都在RPA“員工”的幫助下,流暢地配合起來,最終實現“一網通辦”。整個流程也由原來的一個半月變為一周。陳運文表示,這也是他所知道的政府系統首次對RPA的應用。
 
政務場景之外,另一個普遍存在于零售和制造行業的場景是供應商的核實準入。
 
管理上下遊客戶是企業的剛需,一般而言一些公司會制定應收客戶的準入規則。過去企業的審核人員要從三大财務報表中把一些關鍵要素抽取出來,包括财務指标、工商信息、法人信息、企業情況等等,計算分數,形成客戶信用等級指标等各種評價,決定是否将這個客戶放入客戶管理庫中。整個過程由人來做的話,耗時超過五小時。
 
而企業營收、社會影響等相關信息可能每個月都有變化,這些信息都會影響到企業的信用和服務價格。這意味着這樣枯燥而專業、繁瑣的計算可能每個月都要來一次。
 
達觀數據将智能RPA引入到這一場景中,針對财務報表和營業執照進行關鍵要素抽取,跟不同數據源包括關聯方信息等進行打通,自動計算,實現整個流程的自動化。将審核人員的效率提升了10倍。
 
陳運文認為金融行業、大型制造業企業、政府一定是未來RPA落地的主戰場。
 
因為金融行業的文本非常多,尤其是數字,處理繁瑣,對準确性的要求也很高;制造業企業需要處理訂單工單,對用戶的意見進行分析等等;政府機構則有大量的公文,大量的資料報送等等,這些工作非常繁瑣。
 
而繁瑣、對準确性要求高,恰恰是RPA的優勢。
 
此前,達觀數據與某地産頭部企業達成了合作,在不改變企業現有作業流程的前提下,通過應用科技的手段,實現發票的自動錄入,合同、産值及付款單等文本信息的智能化審核。達觀還為某大型能源企業提供了自動巡檢RPA機器人,用“機器人”登錄電力設備,查看運行狀态,報告異常數據。
 
和其他企業服務一樣,RPA是一個頭部效應明顯的行業。服務好頭部,其他客戶自然會來。而一旦進入到企業客戶的工作生态中去,隻要“機器人能力越來越強,越來越聰明。他對文字語義理解深度越來越深,這樣的話它就能做越來越複雜的工作。”達觀數據此前在NLP領域的客戶和經驗積累,不容小觑。
 
據陳運文介紹,2017年,成立兩年多的達觀數據實現了收支平衡。這在人工智能行業殊為難得。他對此的總結也十分落地,一個是技術接地氣,能直接用;另一個是商業拓展的能力。
 
一方面達觀數據在近4 年發展過程中,在上海、北京、成都、深圳、西安等地都建立了完善的商務拓展團隊;另一方面,達觀數據也在與四大會計事務所等行業夥伴共同搭建中國RPA 生态,拓展更多商務渠道。
 
巨頭環伺之下,底氣何在?
 
RPA将成為企業數字化、智能化浪潮裡最重要的推動力之一。
 
數字化過程中的一個重要議題是打通系統,實現數據的流動和深層次應用。過去我們用人連接系統,現在我們用RPA代替人連接系統,而用API連接系統,陳運文認為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十幾年。
 
他以美國舉例,“美國的企業信息化程度比中國領先好多年,RPA依然在大規模的應用,這也說明RPA是目前企業解決信息化向智能化邁進過程中(異構系統問題)最好的粘合劑。”
 
站在過去的角度,我們可以說RPA是過去十幾年裡企業信息系統難以打通的産物和救星。站在未來的角度,RPA也不會被API完全取代,畢竟“機器人同事”除了數據對接還有智能化處理的一面。
 
陳運文認為哪怕API接口打通了,“隻要有人類員工适合工作的界面,就有RPA機器人适合工作的場景。”比如每個人都有郵箱,公司都有ERP,都要上去填材料。這些網站、郵箱、ERP系統是會長期會存在的。隻要這些系統存在,就有RPA生存的土壤,RPA就可以代替人去操作這些界面。甚至未來隻要你需要在不同場景完成不同的工作,都可以配上不同的機器人小助手。
 
實際上在目前的國内RPA市場上,既有平安、阿裡這樣坐擁場景、身懷技術的巨頭,也有藝賽旗、金智維這樣專注RPA領域多年的專業廠商,還有與咨詢公司、IT服務商合作的外國廠商們虎視眈眈。四大之一的德勤就是UiPath“在大中華區唯一的鑽石級合作夥伴”。
 
面對國際巨頭Uipath進軍中國市場的競争,陳運文表示“在某些方面他們是我們學習的老師,但大家都有各自擅長的,達觀數據要打造的是最懂中文的RPA。”因為語言的不同會帶來底層技術路線的差異,這本身就是一道壁壘,在中文NLP 領域多年的積累,達觀數據在語義理解處理上具備明顯的優勢;其次,加上市場環境的差異,中國企業的組織架構複雜,對權限的劃分要求嚴格,不同部門、等級、流程的機器人也要有不同的權限。達觀數據對此的解決方案做好不同部門、職級、角色的機器人隔離設計。
 
而對于前兩類友商,陳運文認為,達觀數據的優勢在于NLP領域的深耕,“對行業的了解要建立在有非常優秀的語言模型的基礎之上,計算機系統要能夠有深入的文字語音理解的能力,才能完成相關的工作。”
 
在一些企業不願意透露内部文檔的場景,技術能力帶來的靈活性或許更為重要。以對數據安全尤為在意的金融業為例,達觀自研的NLP和OCR組件能夠部署在本地,而無需通過雲端使用,避免了數據洩露的風險。進一步的,将OCR、NLP和RPA進行有機結合,通過遷移學習或者微小的調整,達觀智能RPA能夠在“不能看數據的場景”中快速落地。
 
“無論國内國外,這個行業最後的赢家和引領者需要有最底層的核心技術和研發能力。” 陳運文總結說。
 
技術決定産品的靈活性和場景的廣度。而RPA産品的标準化程度則決定了擴張的速度。
 
而想要更快的速度當然是上雲,這會給後期的維護帶來便利。“這和企業的業态是相關的。”陳運文将互聯網和金融兩個行業客戶作對比,前者對上雲是擁抱的,而後者還處于過渡階段。至于中國的大型企業和政府,在上雲的步子上可能會更慢一點。“我們的RPA系統是尊重中國用戶使用習慣的。會根據企業現階段的需求和習慣來靈活部署。”
 
RPA在2018年的爆發,離不開技術和市場的相對成熟。
 
RPA被視為AI最佳的落地場景。從業者們常常将RPA比作人類的手,将NLP比作人類的腦,将OCR比作人類的眼睛。手腦眼的結合,讓RPA+AI能夠一定程度上将人類員工從枯燥繁雜的工作中解放出來。
 
軟銀孫正義甚至提出“世界經濟将在RPA(機器人流程自動化)和AI(人工智能)的幫助下,迎來第二次經濟大飛躍。”他認為“RPA正在被全世界各行各業所應用,并實現業務流程自動化,在為企業節省成本的同時極大的提高工作效率。”
 
依據IT調研與咨詢服務公司Gartner的數據,2018年RPA市場總收入略低于8.5億美元。然而,RPA是Gartner正式跟蹤分析的增長速度最快的軟件領域,2018年同比增長超過63%。
 
“放眼未來,我們覺得重複性、機械性文字的處理能力,計算機很快就将超過人類。十年以後有超過50%的基礎性辦公工作都可以由RPA機器人代替人來完成。未來公司形态是這樣的,企業會雇傭人力員工同時會雇傭RPA機器人,他們各司其職共同完成企業的工作。這會成為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陳運文對于技術的進步充滿期待。
 
目前達觀數據正在進行新一輪的融資,将用于核心技術研發和行業生态建設。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挖财顧晨炜:金融科技變中求穩,記賬、财管、消金三馬共驅 | 兵器譜訪談錄

下一篇>田利輝:央行FinTech發展規劃是金融科技發展進程中的裡程碑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消費金融十周年:風口上的競逐(共5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07ms